职业网球网

球迷认证

登陆 登陆

改变网球的排名系统

Queen's Club Honour Roll

ATP Rankings 1973-2013© Getty Images/ATP伊利耶·纳斯塔斯于1973年8月23日成为首位世界第一,40年后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在阿联酋航空ATP排名领先群雄。
 40年前的今天阿联酋航空ATP排名系统正式诞生。经过多年的发展后它的合理性得到多方赞誉,并很快广泛的被球员、赛事以及球迷所接收,成为网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网坛里所有球员都有这样的一个目标:成为世界第一。孩子有着这样的梦想;职业球员咬牙坚持希望能实现目标。然而这仍是这项运动中最难以实现的成就之一。在阿联酋ATP世界排名诞生以来的40年中,只有25位球员曾经来到过世界第一的高度,而其中更只有16人拿下年终世界第一的荣誉。

如果没有昔日先辈的先见之明,排名系统现在的处境可能会全然不同。从1968年网坛进入公开赛年代以来,计算排名的方法相当主观,又各个国家的网协、巡回赛以及一些著名的记者各自列出列表而得出。

“延吉是当时唯一一个计算排名的人。”前ATP欧洲部主管、著名网球评论人理查德·埃文斯回忆道。而他所说的是延吉是当时《每日电讯报》的兰斯·延吉。“每个国家的网协有他们自己的计算方法,那就意味着每个巡回赛都试图把世界第一留在自己的国家里。”前职业球员、ATP董事会成员约翰·巴雷特说,“因此当时大满贯赛事允许每个国家提名四位他们的球员前来参赛。”

当时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也失去了实际的意义。就像当时巡回赛会邀请1971-1972年间的世界第一斯坦·史密斯一样,他的第一荣誉来自的是自己良好的声誉。“在历史上的排名系统包括所谓的‘明星体系’来作为参赛标准之一。如果有些球员能帮助门票的销售,那么他们的名字就会出现在参赛名单中,因此他们也将被其他球员优先进入正赛名单中。这也让那些星光稍显暗淡的球员相当不安,所以他们也展开了与一些使用这也的明星体系的赛事的斗争。”鲍勃·克莱默说,“当时的赛事名单中有八人是根据各自国家的国内排名而定;八人是根据世界排名而定;其他部分的球员则要靠组委会来衡量是否有足够的价值。”

Kramer

在1972年的八月新建立的职业网球协会很清晰的意识到必须创建新的排名系统,从而消除个人倾向、偏见等不客观的元素。“ATP史上第一任执行主任杰克·克莱默希望让球员参赛竞逐奖金,而不是让组委会给予保证金——就像过去十年组委会根据对方的名声付钱那样。”巴雷特·史密斯补充道,“当时排名体系是球员圈中一个热点问题,并且不断变的更加重要。当时ATP希望可以控制这个体系,而不是把控制权交给ITF和其他机构。”

与首任ATP执行总裁克里夫·德赖斯代尔合作,杰克·克莱默还从ATP董事会成员中寻求帮助,包括阿瑟·阿什、吉姆·麦克马纳斯和查理·帕萨雷尔。另外他还得到了欧文·戴维森、迈克·埃斯特普、 弗雷德·麦克奈尔、舍伍德·斯图尔特的等人的特别帮助,从而制作了可以公平衡量球员发挥的电脑排名系统,也让巡回赛参赛体系变的更加合理。“我们并不希望电脑排名系统被看作是激励球员得以参加某些特定赛事的工具。”德赖斯代尔补充道,“换句话说,排名体系知识单纯对于球员能力高低的呈现,并不包括其他东西。在早期我们还有奖励积分体系,就是假如你击败了种子球手,就可以加权的增加一些积分。”

在ATP建立这个系统的12个月后,伊利耶·纳斯塔斯成为了首位世界第一。在1973年8月23日的第一份“ATP国际排名表”中,一共有186位球员的名字。这份巨大的电脑图纸是由当时主要经营航天事业的航空公司TRW打印出来,是经过鲍勃·克莱默在洛杉矶的办公室里经过仔细的计算得出的。在1975年的12月接替了鲍勃·克莱默工作的丹尼斯·斯宾塞说,“鲍勃当时和TRW处理排名问题的家伙达成了某种协议。大部分记者都认为这很合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份ATP世界排名表更像是外太空产物。”

鲍勃·克莱默回忆道:“我和TRW的西蒙·拉莫达成了一个协议,当时TRW是根据积分系统建立这个排名表。而这也是1972年ATP建立排名体系时的一个关键点。拉莫不仅是著名的工程师、物理学家,同时是洛杉矶的上街领袖,TRW的传奇核心人物。他热爱网球,是杰克·卡克莱默的邻居和好友。他不仅借给我们使用电脑的时间,还让他属下其中一位电脑工程师鲍勃·库尔勒帮助ATP在每个月,到最后甚至每周运行这个积分系统。”

ATP RankingsATP排名“由一组人员运行管理,赛事最初被分为”A,B,C等不同等级。-这样就可以让赛事组织者按照球员的ATP排名选择参赛球员并决定他们的种子排名。我把赛事赛果和相关信息提供给鲍勃·库尔勒。”然后库尔勒把这些数据输入一个尺寸相当于ATP设在蓬特-韦德拉海滩的美洲办公室一楼一样大[2020平方米]的服务器里。“三天之内,西蒙和鲍勃再把排名输出在巨大的打孔纸张上。我记得每周的那些排名单堆砌在我们洛杉矶办公室的墙上,可以从地板排到天花板上。我一般都会重复检查结果,画出不正确的地方,如果需要,就把单子送回TRW重打。因为在最初几年离ATP一个月才发布一次排名,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完成繁琐的手工操作过程,和今天差很多。”

斯宾塞确认了鲍勃·克莱默的回忆,但是坚称,“有很多周,因为种种原因‘电脑’不好用的时后都是我手工操作的。我会把以前的排名打印在大的电脑纸上,把他们铺在我客厅的地板上,然后趴着标出下降的周数,然后加上新的结果再计算出新的排名。”

阅读改变网球的排名系统第二部分

搜索新闻

© ATP World Tour

白金合作伙伴



网站ATPWorldTour.com ©版权归属 1994年 - 2017年 ATP巡回赛公司。将保留一切解释权利。未经ATP Tour, Inc.书面许可,不得将本网站任何内容复制和存储于检索系统中,也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传播(包括利用电子手段复印、记录或存储于任何形式的媒体中)。

条款及条件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 手机专用

EmailDeliciousMixxRedditStumbleUpon